詹凯丨DEMO咖啡一直都在- IT群英会 武汉互联网 IT群英会 湖北互联网 互联网人物 动漫 动画 IT 通信
IT群英会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媒体资讯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詹凯丨DEMO咖啡一直都在

詹凯丨DEMO咖啡一直都在

    2011年,北京、杭州等地的创业圈一片咖啡浓郁,贝塔、3W、车库咖啡相继开门迎客,位于武汉光谷软件园的DEMO咖啡也悄然开业,成为中国第一批创业咖啡馆的一员。
混迹光谷创业圈多年,硅谷精神、车库文化早已成为我们这帮人的精神麦加。DEMO咖啡的成立,这在那时的光谷还是件挺新鲜的事儿,我们这些土豹子真心为“咖啡创业文化”的到来兴奋了许久。
    DEMO咖啡迅速成为光谷最早一批新型孵化器的代表。当时恰好有个项目,因调研需要专程去咖啡馆拜访了詹凯。受项目研究边界所限,加之咖啡馆实际运营时间尚短,很遗憾没能和詹凯做更多深入的交流,犹记得他赠我的那杯咖啡十分香醇。
    DEMO咖啡的新风,为光谷吹来了创业咖啡馆的春天。之后的几年,光谷创业咖啡、创库咖啡、创赢咖啡纷纷成立。咖啡馆伴着光谷的创业氛围,香飘四溢,春意盎然。
2014年底,我和师兄相约“起事”,准备在DEMO咖啡商谈创业大计。两人兴冲冲前往却发现咖啡馆已“物非人非”,除了“DEMO咖啡”的铭牌胶印还在,其他完全没了原来的模样。不明就里的我,一阵唏嘘。
    光谷第一家创业咖啡馆,这是怎么了?作为光谷粉,那感觉就像自己的信仰瞬间崩塌一样。
    于是赶忙打电话问比较熟悉情况的朋友,他说好像是搬到了生物城,接着又说“没准不做了也说不定”。
    后来的时间里,就像当年开光谷新风、八方关注一样,围绕DEMO咖啡是否、因何不做也是众说纷纭。作为DEMO咖啡董事长,詹凯并未过多回应这些疑问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    他在做的,正是去咖啡化。
    但是,我们始终没有忘记DEMO咖啡。
    前不久,“光谷创+”网发起的“走近光谷创业咖啡馆系列”访谈计划启动,DEMO咖啡作为光谷的符号,自是绕不开的存在。当时想,如果咖啡馆还在,那就借“创+”让关心她的人了解她的近况;如果咖啡馆确已关闭,那就当向五年前引光谷潮流之先的勇者致敬。
    几番打听,得到的最近消息是DEMO咖啡已转战到华工孵化器。几年未见,我请华工孵化器的彭总引荐,詹凯很快回应并答应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    刚落座,詹凯端来一盘水果,提议边吃边聊。谈话中我才得知,由于上午谈一个项目,詹凯和团队中午饭还没来得及吃。像这样的工作状态,我在光谷见了不少,这是光谷的希望。
詹凯是理科男,最早在银行系统工作,拼搏数载,“官”拜银行高层。后去北京闯荡金融行业,同样事业有成。
    彼时,北京的创业气氛已相当浓厚,詹凯依靠多年在IT行业的工作经验,和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,正式开启自己的创业之路。出于对市场、资源、人脉等各方面的考虑,詹凯把公司从北京迁回光谷。随着公司走向稳定,詹凯保留一定股份,没有再参与实际运营。“我自己做公司算不上做得优秀”詹凯这样评价自己的首次创业。
    从经历看,詹凯在朋友中是IT里面比较懂金融的,金融里面比较懂IT的。这样的工作背景,加上自己的创业经历,詹凯带着一众好友开始尝试做投资。“那时候,我和朋友都觉得互联网是未来创业的大方向,不过当时觉得经验不足,知识储备不够,不知如何下手。当时,光谷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公司非常少,还没有形成像现在这样的创业气氛”詹凯说。
    恰逢杭州出现了全国第一家创业咖啡——贝塔咖啡。詹凯和朋友们认为这种咖啡馆的模式很好,创业者和投资人可以用喝咖啡的形式进行交流,为此他们还专程赴杭州“喝咖啡”。
很快大家决定众筹成立一个咖啡馆,本来想在光谷步行街租下一个店面,无奈租金太贵,最终选址在光谷软件园。朋友们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2011年11月25日DEMO咖啡举办了第一场活动,权当开业仪式,亲和气质显露无遗。随着越来越多的活动举办,DEMO咖啡很快打响了自己的名号。
    然而热闹归热闹,情怀归情怀,詹凯认为这种众筹的模式有一定的问题,因为没有人去担负起实际运营的职责。大家都是兼职,出的钱不多,就算经营亏损也不会伤筋动骨。但事情既然做了,就要把它做好。为此,詹凯以自己公司原来的部分员工为班底,组建了DEMO咖啡专门的运营团队,自己担任董事长,全身心投入到DEMO咖啡的管理运营中。
光谷创业圈的“龙门客栈”
    2012年以后,DEMO咖啡每天“高朋满座”。常有很多创业圈的人士聚集在咖啡馆里,他们有些人是带着项目来,有些人则是带着资金来。“其实这就是一个平台,像是‘龙门客栈’,各路人马都在咖啡馆内聚集,不同的人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无障碍交流”,詹凯这样描述自己心中的咖啡馆。政府非常重视这种模式,将DEMO咖啡认定为省级新型孵化器,给予了一定的资金支持。詹凯把支持资金全部用到咖啡馆的日常经营中,这并没有改变纯投入式的经营状态。
    开咖啡馆容易,单纯靠咖啡馆盈利却很难。“DEMO咖啡没赚钱,反倒是每次朋友、创业者、投资人过来,我既要陪同,还要送咖啡、请吃饭。完全没指望多赚几杯咖啡的钱!”詹凯说。
    运营咖啡馆这几年,借助光谷创投圈“龙门客栈”的平台优势,詹凯开始尝试做天使投资,这期间的投资完全是个人行为,前后共投了10个左右的项目。直接投的项目不多,更多的是帮助创业者对接投资人,因为深入参与到了投融资过程,并对促成投融资起到关键作用,詹凯颇受大家的认可和尊重。
    去咖啡化,专心做投资
    “我是很想把DEMO咖啡好好经营下去的,三年来我投入了全部的时间,也投入了不少的资金。但是一开始我就知道,咖啡馆实体业态只是我创业经历中的一个过程,不可能是最终的结果。”詹凯说。
    说起去咖啡化的原因,詹凯第一次吐露心声:我是咖啡馆的掌柜,为了各种创业活动的顺利举行,我和团队往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但收益甚微。事实上,我个人也不大喜欢做那些具体的活动。更重要的是,人是需要成长的,而我认为每个人在一生中的每个阶段,就要专注做好一件事。DEMO咖啡并不是到了经营不下去的地步,而是我们主动的去咖啡化,专心做投资,投资更多更好的项目,帮助创业者成长。这是现阶段我要做好的事。”詹凯说。
    创业咖啡馆没有模式。
    过去两三年,光谷出现了一批创业咖啡馆,很多人在问咖啡馆靠什么赚钱。对此,詹凯认为,每个咖啡馆都有自己的所长,但这很难称得上模式。
“相比北京,武汉的创业氛围虽然近几年愈加浓厚,却并没有达到北京的程度。”詹凯认为,创业咖啡馆最重要的还是创办人的影响力,这个人能否与政府、创投人、乃至行业大佬有平等对话的能力,决定了咖啡馆的生存空间。
    “DEMO 咖啡运营了三年,虽然没有赚到一分钱,相反还投进去了150多万元,但是通过这个平台,认识了很多创投圈的朋友,也赢得了很多创业者的信任,为做投资积累了宝贵的经验”。 詹凯非常感激咖啡馆掌柜这段经历。
    付出与所得,天终不负人。
    后记——
    今年初,完成去咖啡化转型的DEMO咖啡有了新消息,这一次是墙外开花。3月下旬,DEMO咖啡与纳什空间合作的“DEMO咖啡·光谷客”在北京挂牌成立,用詹凯的话说这是光谷创业者的“驻京办”。因为发现光谷创业者融资到A轮阶段,还是需要走向北京这样的创投高地,“他们需要这样一个落脚的场所!”。显然,在詹凯心中,始终开设着一家龙门客栈。
    詹凯介绍,DEMO咖啡·光谷客(光谷)项目近期已经到了规划设计阶段,选址依旧在五年前DEMO咖啡的诞生地。
    DEMO咖啡一直都在,从未离开。

转自创plus微信公众号

附件列表


0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从忌惮到拥抱:传统企业向电商转型的逻辑    下一篇 湖北女首富赖春临:不放过1%的机会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